沐知-疏雨我cp

最近有意向连载一些小说、段子等。
CP不定,个人比较随意,想写什么写什么,不过打个预防针,主伞修

近段时间的摸鱼🐳和前一段时间的。

第一、二张临的是满月月太太的图,毕竟真的很喜欢她的画嗷。

其他画服饰,动作均有参考

最后,比个小心心♥
还有,最近可能会开始连载个中长篇
不过可会更的很慢。
另外,换名字什么的不重要,画风变来变去的,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认识我哈😂
嗯,就酱。

我画的什么东西a😐
lof的滤镜真是个神奇的东西。

暗戳戳先祝大帅生日快乐!
唉……因为学习的原因,即将面临淡圈,这应该算是最后几幅画了吧。
还有,大家元宵节快乐。

最近的摸鱼🐟
要开学了,作业还没写完(இωஇ )

摸个鱼
好久没画马克了,画的堪比车祸现场啊[捂脸]

喻队生日快乐

【伞修/伞修橙】余温

3

『“我有惊喜要给你。”』

通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,接着,男人有些沙哑的烟嗓清晰的传到了另一部开着免提的手机中“今年,又是什么啊?年年都变着法儿逗我玩儿,我看这天这么冷,你干脆把自己邮过来就行,一个顶俩啊……”

“我还和秀秀有约呢!再说了,天下也只有你这么‘宠’妹妹了,还想不想要礼物了,叶修哥?”

“哪能呢,苏女神别生气,小的给您赔礼道歉不是,我错了昂。”

“呼……就你嘴贫,谁都封不上你那嘴皮子,乖乖等我回来啊!”

下一刻,少女干净利落地挂断的通话,而电话另一头的男子则深深的感叹:“唉……祖宗诶,这养大的姑娘,就像泼出去的水似的,总是坑哥,自家亲哥怎么不多坑坑,算了,告状去……”小声嘀咕完,他从床角边费劲的翻出另一部锈迹斑驳的手机,开机,解锁,打开通讯录的页面,无比熟练地拨通一串号码……

……

在5.29号00:00分时,男人的手机收到了一篇推文:

“从前有一个故事,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对兄妹和另一个小男孩儿。小男孩和哥哥素不相识,但哥哥却在认识的当天,就将离家出走的小男孩带回了家。那个时候,小女孩怯生生的躲在哥哥的背后,扑闪却流露着不安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不速之客,小女孩心中的抗拒远远超过了好奇,她不希望这个人来到自己家,她也不明白哥哥为何要给这个贫困交加的家‘雪上加霜’,但她终究是没吭声,只是有意的疏远着男孩……日子一天天过去,随着时间的推移,小女孩心中的想法改变了,她渐渐感受到了自从男孩来到他们家后的变化。虽然哥哥还是一如既往地疼爱她,但那份疼爱,却是双倍的。小女孩儿也和男孩相处得十分和谐,男孩甚至已经将小女孩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来对待,女孩也坦然的接受了专属于男孩的另一份爱。她一度相信过自己一定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,直到命运从她的岁月中夺去了她和哥哥在一起的明天……那是一个不眠夜,失去了曾经可以依偎的天空的少女感觉失去了一切……包括活下去的希望。当她的一只脚刚刚触及到楼顶回旋的气流时,她被一双有力的手拉入了一个瘦弱而且温暖的怀抱中,那个怀抱里有着她无比熟悉的气味,怀抱主人的双臂紧紧的将女孩勒入怀中的力度,和那句“我永远不离开你。”,让女孩瞬间模糊了眼眶,决堤的泪水,推翻了心中好不容易伪装自己的坚强,像一个正常的15岁的孩子一样,在男孩的怀中毫不掩饰地放声大哭……她早该知道的,如果哥哥是天空,那么男孩一定是大地,大地还未沦陷之时,而天空,又怎会倒塌呢?所以,即便是多年后的今天,女孩已经成长为不再需要被别人呵护的小公主了,但是,在承受一些尖锐虚假的流言蜚语的时候,她依然会选择像当初孩子般的蜷缩的男孩温暖的怀中……因为,这是她毕生所留恋的余温。”

男人静静地翻完了这篇由惊喜制造者转发来的名为[橙木苏]博主的推文,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,接着,他又摸出了之前那部锈迹斑驳的手机,再次点出之前拨打的那个号码,与上次不同,这次指间的动作却顿了顿,还听见了男人无奈地笑声,随后,他说道:
“沐秋,咱这妹妹养的可真是够呛……不过还好,她,终究还是长大了啊。”

接着,他同以往一样将号码拨了出去,久久,电话音频中才传出一段机械的女声:

『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账号不存在。”』

有添选节段接最后一段[手机显示页面随即弹回之前拨号的页面,而列表最上方的位置显示着一行红的刺眼的通话记录:
【苏沐秋(529)未接】]

【伞修】未曾离去

2

『梦醒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』

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带走了你和我一同约定的那个夏天……而你,宛如一颗碎星,从我的指尖无力的划过,坠落,最终粉碎一地,就像你不曾拥有过的明天。

你的离开,仿佛如同一个按钮般打开了我沉沦的生活,那些日子里,我活的很痛苦,在舞台上拼命掩饰自己的颓唐的我,在别人眼中是光鲜亮丽的,我自己心里明白的很,却在那之后成日成夜地将自己关在房间里……对,如果你还在的话你应该会知道,那个房间,是那个曾经有你的房间,有着你的气息,和温度……我把房门锁上,将窗紧闭,拉上帘子……屋子里没有一点点儿光,而我却清晰看见了你的模样———绽放着我们过去的美好。

也是从那些天里,我渐渐开始依赖于尼古丁的气味,如同罂粟般的你,另我无法戒断。我喜欢那种被烟雾笼罩的感觉,好像能让我恍惚思绪,回到从前……从最恰然的初识到美好的约定……

然后,被硬生生的噩梦撕扯开来。

不知有多少次,我又惊醒过来,而这次,我感受到了我的手,被女孩紧紧的握在手里,攥的发白,她伏在我的床边啜泣“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再这样,连那个人都会……”不知哭了多久的声音嘶哑极了,如同失去天空的百灵鸟。一瞬间,恐惧感涌上心头,从床上爬下来,甩开她的手,发疯似的冲进洗手间,捧起一掌水,重重的拍在自己的脸上……刺骨的冰凉让视线一瞬间清晰了起来,让我能够得看清镜前人的模样:病态白的皮肤,纤细的勃颈,突出的颧骨,布满血丝的眼球,眼底黛色正浓,毫无血色的唇四处干裂……惊恐地用手捂紧了自己的脸“这不是他想看到的我,他也不会认可这样的我……”尤其是这样,颓废而又无力的我。

从那一晚后,我渐渐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道,渐渐的成为了大屏幕中的传奇人物,无非不就是那些空有其无的名声。因此我也从不露面,虽然因此我也多了许多追求者,主席要我多多注意形象,但我依旧无法戒去尼古丁,它将它的气味无比深刻的烙印在我的肺腑之中,还有你……因为你知道的,我只是单纯的向往胜利,还有那个住在我内心深处的你。

后来,我因为个人原因,被迫离开了那片战场,但是,别担心,我会回来的,因为那里,有着我们最初的约定,还有那片属于秋天的风叶……

……

“我回来了,却成为了一个追逐者,他们都说我疯了,谁说不是呢?我,早就因你而疯。”

“37连胜。我留了一场给你,什么时候能等到你回来?”

“我们终于拿到冠军了。你,也看到了吧?没有你,我也能一样强!”

“我又退役了。可以来多看看你,陪你说话了。”

“是不是要我也变成了一座墓碑,才能等到和你在一起……”

“等我离开,好吗?”

『“我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。”』

【伞修/伞修橙】梦醒

1

『我做了一个噩梦。』

在那个可怖的梦中,我无法睁开眼,像一只在浅滩与死神争分夺秒的鱼,在濒临死亡的岸边,疯狂的呼吸着仅剩不少的空气,脑海中也传来仿佛炸裂般的疼痛,意识控制着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我混混僵僵抬起脑袋,看到一束光线将视野点亮……

我看到了三个人:一对兄妹,和一个瘦小的黑发男孩。他们生活在一起,虽然生活很是艰苦,但日子却很温馨;哥哥,是这个家中的老大,他和他从街头捡回来的黑发少年,在网游上开开黑赛,卖卖武器,带带账号,为这个小小的家庭的开支做尽了打算,不知是触动还是感慨,看到这画面的我竟升起来一丝莫名的熟悉,也是因为这样,我选择了魔怔般的继续看了下去……家中最小的女孩,幸福的接受着来自两个哥哥的关心与照顾,那个时候的她,真的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个孩子……当然,我也这么觉得,可接下来的画面几乎是颠覆了我的想法。

乱,现场无比的杂乱;响,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;痛,不知为何,心底传来无比真切和剧烈的疼痛……但我只想知道为什么,为什么这样的画面会另我感到那样的恐惧和不安。安逸得仿佛滞停的时光忽然加速运转,温柔的外表像碎石般悉数迸裂,隔着一层蒙蒙的雨雾,我看到了一个混乱的事故现场,鼻尖已经隐隐地嗅到那一股淡淡的血腥味……我又看到了小女孩和那个黑发少年,他们依偎在一起。我十分意外的发现哥哥没在现场,抬首去寻,却错过了黑发少年眼底的黛色,和女孩埋在男孩肩头时不停颤抖着的身躯……仿佛,错过了整个世界。

此后,黑发少年的生活中再也未出现过哥哥的身影。我看着他怎样一步步登上巅峰,铸造王朝……又怎样一步步被孤立,不受队友信任。一代斗神更替,他被迫离开了他为之而疯狂的地方,但是,他对女孩许下约定:“休息一年,然后回来。”这个承诺不仅仅为了那个约定,也是为了当年曾经奋斗的彼此……

最后,我看到了清明。那天下着倾盆大雨,成年后的黑发青年撑着一把旧伞,在雨幕中默默地站着,面对着一块墓碑,在那上面,我终于知道了哥哥为什么消失在了黑发青年的身边,——因为他死了。失神的我踉跄了一步,水滴从青年湿透的衣缘掉落,砸进一个水洼中,我低头望向那波动的涟漪,却看到一张无比熟悉的脸,倒映着黑白遗像中少年的脸被水纹逐渐扭曲,模糊……一瞬间,天旋地转,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,与生前的记忆一点一点重合,拼接……

“到死也不知道,真正离开的那个人是自己啊……”冰凉凉的液体从眼眶中滑出,顺着斑驳的脸颊,不知是泪还是雨……静静的陪伴着黑发青年守在自己的墓前,听他讲完之后一句“再见。”挂起一个绝望的笑容———
“再见,阿修……”

[世上从此苏沐春夏冬,却再无苏沐秋。]

他成为了一个巨人,我或许有过曾经,但却被迫与他遥不可及。

『人生若只初见。』